当前位置:首页--委办局--县农业局--技术服务
浅谈农药企业研制新化合物和新产品
发布时间:2017-02-14  来源:  

  现在,中国农业生产对农药的依赖已经是必然,就像人们得病需要西药一样。然而,农业生产上急需土壤消毒、地下害虫防治、烟剂、种衣剂、仓储用药、保鲜用药、苹果套袋用药和突发病虫害防治的低毒、低残留、高效、环境友好的新型农药化合物。但是,农药创制新产品是中国的弱势,中国农药企业多而小,忙于追逐国外专利保护过期农药产品的生产,没有能力去研发自己的新化合物、新产品,结果农药科学技术总是走在其他国家的后面。开发成功一个新的创新化合物,需要合成14万个化合物,需要花费近3亿美元以上,历时超过10年。中国很少有一个单位能够拿出这个巨资来搞研发。据报道,2014年,世界上大的11家公司农药研发总支出为26.25亿美元,相当于这些公司农药销售总额的5.4%。在2010—2014年间,发现、开发和登记1个农药有效成分的平均研发成本增加了3,000万美元,或者说增长了11.7%,达2.86亿美元。而在2005—2008年间,农药研发的平均成本才为2.56亿美元,但是较2000年增长了39%;目前,德国拜耳每年用于研发上的投入超过10亿欧元,全球范围内共有大约4800位科学家参与新产品的研发工作,公司计划在未来的2-3年内上市至少7种新的农药产品,包括4种除草剂,1种杀虫剂,一种琥珀酸脱氧酶抑制剂(SDHI 类杀菌剂)和一种杀线虫剂。在2015年,巴斯夫公司就投入5.14亿欧元用于作物保护部门的研发。可见我们的差距,而且我们国家也没有组织,没有联合,没有合作攻关创制新化合物。我们每年大量的农药相同产品同质重复登记,其产品的登记试验资金投入一个大的企业都在千万元左右。如果我们把这些资金用于研发新产品,中国的农药创制不会这么落后。 

  由山东先达农化股份有限公司、南开大学农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、华中师范大学化学学院组建的山东先达农化创新研究院成立。先达能拿出钱做创新,这是中国农药人的最求。但是,只靠先达也不够,就是建立起自己组织的创新机制和团队还是杯水车薪。我们的政府应该出面,解决农药管理体制问题,解决农药重复登记试验问题,解决企业小而弱的问题,解决资金搞新化合物研发不足的问题,解决农药生产与农业生产脱节问题,解决农药无证生产、无许可经营、随便使用问题等等,只有这样,农药才能迎来又一个春天。 

  我们没有创制新产品,这是中国农药的悲哀。别人把钱赚够了,留下残羹剩饭;我们农药没有未来,命运没有掌握的自己手里。国外农药企业的产品在我国销售量每年以增长20%的速度递增,而他们的新产品不断问世,给农药行业这“寂静的春天”不断注入新的活力。据先正达透露,其15个新的及研发的有效成分未来将为公司带来63.00亿美元的年峰值销售。巴斯夫公司预期其2015-2025年间上市的新产品将会达到30亿欧元销售峰值。陶氏益农除了2015—2022年上市5个新产品外,还有6个杀菌剂、4个杀虫剂和2个除草剂处于预开发阶段,至2020年,其新产品的销售额能取得16.00亿美元的增长。中国人的“米袋子”要装自己产的粮食,中国生产的农产品也应该使用自己创制的安全放心高效的农药,如果农药的生产、销售大量被外国公司控制,一旦遇到战争,隐患就会显露,可能危及农产品生产安全。 

  国外农药企业来势凶猛,我国是生产、使用、出口农药的大国,如何应对?农药生产企业,不要为了眼前的苟且,还需要诗和远方。我们的政府,真的应该重视农药新产品研发。农药是有毒的药品,农业生产离不开的药品,人们天天在吃的药品(只是残留不超标,不影响身体健康),把农药企业组织起来,动员科研、教育单位与农药企业联合,想办法集中加大科研资金投入,把不必要的登记试验资金利用起来,挑起农药新化合物研发的重任,满足农业生产对农药的需求,这才是农药人的期盼情怀和真正未来。    

  

    
打 印】  【关闭本页